您的位置 首页 跟团旅游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 你如何看待斯里兰卡这个国家

它像次大陆垂落在印度洋的一颗晶莹泪滴,它为57国捐献光明之礼催人泪下……狮子国(该地旧称“锡兰”之意)也曾饮泣1/4世纪,斑斑泪痕至今依稀。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 你如何看待斯里兰卡这个国家插图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 你如何看待斯里兰卡这个国家插图1

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位于南亚次大陆以南的印度洋上、赤道以北,西北隔保克海峡与印度相望,它由一个大岛和西北几个极小的珊瑚岛组成,面积6.56万平方公里。1972年5月改锡兰为斯里兰卡——光明富饶的土地。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 你如何看待斯里兰卡这个国家插图2

岛国是古大陆架一部分,印度半岛的延伸。世界史上有“东方十字路口”的定位,地缘政治中称之“印度地理轨道中的小岛”。它的形状又像一枚梨子,“梨把”是贾夫纳半岛,“梨核”的中南部为高原,向四周延展为丘陵、平原,平原占国土的80%。河流均发源于中央高原,呈放射状流向四周。全境属热带气候类型,湿润且终年如夏,年均温度27℃以上。从地区看,东北部较干燥,高原地带凉爽。

人们这样描述岛国欣欣向荣的景象:棕榈树长满环岛海滩,内陆富饶的平原上稻田纵横,椰树婆娑,连绵起伏的丘陵茶树绿油油,层林遍布的群山终年雾蒙蒙。斯里兰卡森林占全国面积的1/3强,出产多种热带珍贵木材。经济作物中茶叶、椰子和橡胶为国家“三宝”,锡兰茶是世界4大红茶之一,涵盖高地茶、中段茶和低地茶三大类,以香气浓郁和口感青嫩享誉世界,比他国同类茶贵30%,2012年产茶33万吨,出口30万吨,出口额全球第一,年创汇约7亿美元。椰子是该国饮食文化的重要元素,椰肉、椰油、椰干、椰汁、椰酒等生活中须臾不离,树干又是盖房的主材。境内动物资源同样丰富多彩,尤以大象在宗教和世俗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只是两大民族象征和图腾的狮子与老虎,在今天已找不到踪迹。斯里兰卡盛产猫眼、红蓝宝石、翡翠玉等,猫眼石尊为“国石”,位于中南部内陆的拉特纳普勒意为“宝石之城”,是该国宝石集散地。斯国石墨同样以品质和历史悠久闻名世界。

 

 

岛国虽有“印度洋珍珠”的美誉,但旅游和宝石不能支撑经济,2120万人(2016年)的国家主要靠农业吃饭,人口一半多从事农业和种植园经济。出产椰子、橡胶、茶叶、大米等作物,纺织品服装加工为创汇第一大户,其次是移民汇款。2016年完成GDP813亿美元,预期寿命74.9岁,贫困率6.7%。优越的自然风光与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四嘴和谐”的文化环境为旅游业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斯里兰卡先民来自次大陆,距今2500年前,来自北印度的雅利安人建立僧伽罗王朝。300年后,泰米尔人开始从南印度迁来。现今僧伽罗族占人口的74%,泰米尔族18%,还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占7%,另有土著居民等。宗教信仰大致与族裔区分类似,小乘佛教占69%,印度教16%,基督教8%,伊斯兰教7%,基督徒是该国近4个半世纪西方殖民统治的结果。僧伽罗语、泰米尔语为通用、官方语言,英语在商务和上层社会流行。

斯里兰卡历史悠久,史书为证。该国有两本成书于公元4、5世纪的叙事体史书《岛史》、《大史》,用巴利文记叙了公元3世纪前僧伽罗王国的年表,以及佛教与岛国的渊源,这在南亚堪称绝无仅有,文字记载历史的传统一直延续到近代。斯里兰卡对世界文明的主要贡献,是佛教在次大陆被印度教取代后,依然保持其基本的教义,形成今天的小乘佛教。

史载,公元5—16世纪的1000多年里,僧伽罗王国和泰米尔王国间战事频繁。1505年葡萄牙人登陆岛国前,中华明朝郑和西洋之行中至少三次登陆狮子国,并有2000官兵大败5万锡兰山军的经典战事,更以1409年的“郑和碑”流芳百世。它于500年后被发现,现存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碑文用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书写,凸显当时中华对其他宗教文明平等宽容的态度。

僧伽罗人一直顽强抵抗葡萄牙对锡兰的占领。1658年,荷兰取代葡萄牙,荷属东印度公司强征香料激起强烈反抗。1796年,英国占领该岛。1802年起该地成为大英“王冠殖民地”,此后,现代种植园经济确立,新泰米尔人作为劳工从印南部迁入,岛国日益依赖国际贸易。英语逐渐在上层流行,殖民者借助当地精英并青睐泰米尔人,作为少数民族——大量泰米尔人成为政府雇员和专家,这也为独立后僧伽罗人“纠偏”导致两族对立埋下伏笔。进入20世纪,印度教和佛教在反传教士的斗争中复兴,为锡兰独立孕育起民族主义精神。

1948年,岛国锡兰和平独立,它沿袭英国人留下的民主制度和经济模式,曾经比泰国和韩国还要好的(经济)开局,却在半个多世纪后被两国远远甩下。家族政治、等级社会、政策摇摆制约国家长足发展,更严重的是,两大主体民族从文化、社会对立发展到兵戎相见,内战断送了一代人的发展机会。

 

 

步入21世纪的斯里兰卡,一如历史学家的高度概括:热带岛国,历史悠久而又前途未卜。

翻过沉重的一页,捧读感人的话题:你是我的眼——斯里兰卡人无私捐献角膜,献给世界光明之厚礼。

1958年,一位出身佛教徒家庭、名叫席尔瓦的眼科医生在斯里兰卡报纸上撰文,承诺捐出自己的眼角膜,呼吁广大读者做此善举,倡议激起热烈反响,于是有“眼角膜捐献协会”。  1964年,第一枚斯里兰卡眼角膜被送往新加坡,为当地一位患者带来光明。半个世纪以来(截止2013年7月),斯里兰卡国际眼库的数据令人震撼: 45024枚用于本国角膜移植,3.6万枚用于科研,64863枚捐献给57个国家的114个城市,另有111.36万人正式登记身后捐献。斯里兰卡人均角膜捐献是世界最大国美国的3倍,更可贵的是,前者每只仅收450美元的运费和存储费,后者的市价为1500美元,而角膜本身不因捐献者种族不同有质量差异。

信奉佛教的斯里兰卡人相信,辞世时捐献“眼睛”有助于转世后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同时,源自人体的礼物最重要、最珍贵。在这个国家,乐于助人的理念已超越社会和经济的樊篱,角膜捐献已经成为人们引以为傲的文化象征,更是斯里兰卡的无价之宝。

斯里兰卡贡献于世界的,还有现代史上第一位女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她于1960年首任,后又两次担任。表面上与该国女性沉默寡言,逆来顺受的性格相悖,实则是在家族和国家危难之际坚韧的担当、性格的升华。

斯国捐献角膜,全球感谢岛国。2004年印度洋大海啸让斯里兰卡蒙难,至少3.5万人丧命,百万人流离失所,损失高达9亿美元,安置费用约22亿。国际社会慷慨相助,政府和民间的援助超过32亿美元……

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斯里兰卡国旗的隐喻发人深思,咖啡、橙、绿三色分别代表僧伽罗、泰米尔和摩尔人,古代僧伽罗人国家的象征狮子威猛刚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有何难?

关于作者: 旅游攻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