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内旅游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

金庸笔下最著名的剑莫过于倚天剑了,不过如果给金庸笔下这些剑列一个排行榜的话,倚天剑却排不到第一。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插图

五、黑白双剑黑白双剑出自《侠客行》,又叫玄素双剑,是石清和闵柔的佩剑。剑本身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是使剑的人在江湖中的名声比较大。石清闵柔是上清观弟子,一手上清剑法在江湖中威名赫赫。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插图1

石清和闵柔在江湖中的称号就是黑白双剑,他们也是石破天和石中玉的父母。石中玉一直惹祸,石破天却从小就被人偷走。这两口子也是操了半辈子的心。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插图2

四、君子剑淑女剑君子剑和淑女剑也是金庸小说中另一对双剑合璧的剑器,出自《神雕侠侣》,本来是绝情谷主公孙止的私藏,在与杨过和小龙女比武时被杨过挑选走,还打败了公孙止。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插图3

这两柄剑虽然没有剑锋,却异常锋利,杨过小龙女凭借这双剑战胜了不少厉害的敌人,尤其是两个人一起施展玉女素心剑法杀得金轮法王郁闷不已。

金庸武侠小说十大神剑如何排名插图4

到后来小龙女学会了双手互搏,一个人使双剑就可以大战金轮法王加蒙古三杰再加全真五子,也是让人心旷神怡,佩服的五体投地。而且这把剑还是铸造倚天剑和屠龙刀的辅料之一,可以说是很重要。

三、倚天剑倚天剑这么著名的兵器就不用我多讲了,和屠龙刀并称江湖两大神器。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这二十四字真言在江湖中掀起了腥风血雨,屠龙刀在谢逊手中,倚天剑一直都在峨眉派手中,灭绝师太凭借锋利无比的倚天剑可以将自己的武功提高一个档次。

倚天剑屠龙刀是郭靖黄蓉夫妇襄阳城破之前专门锻造的,还把《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放入其中,为的是让后世的人寻找机会复我河山。

二、紫薇软剑玄铁重剑紫薇软剑和玄铁重剑虽然不是一对,但是也放到一起说的原因是,这两柄剑都是独孤求败剑冢中的剑,都是独孤求败当年使用过的,紫薇软剑被“弃之深谷”在书中只是一笔带过。

玄铁重剑可是跟随杨过多年,杨过赖以成名的剑,杨过还创立了一套玄铁剑法。而且之所以把玄铁重剑排在倚天剑之前是因为倚天剑都是拿玄铁重剑铸成的。

玄铁重剑无锋却无所不能,无坚不摧,这柄重达九九八十一斤的剑代表着独孤求败剑法的第三重境界——重剑期。杨过就是凭借这把玄铁重剑在江湖中闯出了神雕侠的称号。

一、越女剑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越女剑只是一根竹棒,是阿青用来放羊的工具。但就是这一根小小的竹棒在阿青手中却化腐朽为神奇,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法,能够瞬间击落两千士兵的兵器。

这简直不是人间的剑法,而是仙剑,代表着剑法的最高境界。阿青的剑法只是跟一只白猿公公学的,三年时间就达到了天下无敌的境界,这就是奇迹!

总结上面所列的这些剑无一不是神兵利器,小伙伴们还知道哪些神剑?请在评论区留言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第20回侠客行(太玄经,侠客神功)

主角练成绝世神功的。

原文:

龙岛主道:“众位心中尚有什么疑窦,便请直言。”

白自在道:“龙岛主说是邀我们来看古诗图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便请赐观如何?”

龙岛主和木岛主一齐站起。龙岛主道:“正要求教于各位高明博雅君子。”

四名弟子走上前来,抓住两块大屏风的边缘,向旁缓缓拉开,露出一条长长的甬道。龙

木二岛主齐声道:“请!”当先领路。

群雄均想:“这甬道之内,定是布满了杀人机关。”不由得都是脸上变色。白自在道:

“孙女婿,咱爷儿俩打头阵。”石破天道:“是!”白自在携着他手。当先而行。口中哈哈

大笑,笑声之中却不免有些颤抖。余人料想在劫难逃,一个个的跟随在后。有十余人坐在桌旁始终不动,侠客岛上的众弟子侍仆却也不加理会。

白自在等行出十余丈,来到一道石门之前,门上刻着三个斗大古棣:“侠客行”。

一名黄衫弟子上前推开石门,说道:“洞内有二十四座石室,各位可请随意来去观看,

看得厌了,可到洞外散心。一应饮食,各石室中均有置备,各位随意取用,不必客气。”

丁不四冷笑道:“一切都是随意,可客气得很啊。就是不能‘随意离岛’,是不是?”

龙岛主哈哈大笑,说道:“丁先生何出此言?各位来到侠客岛是出于自愿,若要离去,

又有谁敢强留?海滩边大船小船一应俱全,各位何时意欲归去,尽可自便。”

群雄一怔,没想到侠客岛竟然如此大方,去留任意,当下好几个人齐声问道:“我们现

下就要去了,可不可以?”龙岛主道:“自然可以啊,各位当我和木兄弟是什么人了?我们

待客不周,已感惭愧,岂敢强留嘉宾?”群雄心下一宽,均想:“既是如此,待看了那古诗

图解是什么东西,便即离去。他说过不强留宾客,以他的身份,总不能说过了话不算。”

当下各人络绎走进石室,只见东面是块打磨光滑的大石壁,石壁旁点燃着八根大火把,

照耀明亮。壁上刻得有图有字。石室中已有十多人,有的注目凝思,有的打坐练功,有的闭着双目喃喃自语,更有三四人在大声争辩。

白自在陡然见到一人,向他打量片刻,惊道:“温三兄,你……你……你在这里?”

这个不住在石室中打圈的黑衫老者温仁厚,是山东八仙剑的掌门,和白自在交情着实不

浅。然而他见到白自在时并不如何惊喜,只淡淡一笑,说道:“怎么到今日才来?”

白自在道:“十年前我听说你被侠客岛邀来喝腊八粥,只道你……只道你早就仙去了,

曾大哭了几场,那知道……”

温仁厚道:“我好端端在这里研习上乘武功,怎么就会死了?可惜,可惜你来得迟了。

你瞧,这第一句‘赵客缦胡缨’,其中对这个‘胡’字的注解说:‘胡者,西域之人也。新

唐书承乾传云:数百人习音声学胡人,椎髻剪采为舞衣……’”一面说,一面指着石壁上的

小字注解,读给白自在听。

白自在乍逢良友,心下甚喜,既急欲询问别来种切,又要打听岛上情状,问道:“温三

兄,这十年来你起居如何?怎地也不带个信到山东家中?”

温仁厚瞪目道:“你说什么?这‘侠客行’的古诗图解,包蕴古往今来最最博大精深的

武学秘奥,咱们竭尽心智,尚自不能参悟其中十之一二,那里还能分心去理会世上俗事?你看图中此人,绝非燕赵悲歌慷慨的豪杰之士,却何以称之为‘赵客’?要解通这一句,自非

先明白这个重要关键不可。”

白自在转头看壁上绘的果是个青年书生,左手执扇,右手飞掌,神态甚是优雅潇洒。

温仁厚道:“白兄,我最近揣摩而得,图中人儒雅风流,本该是阴柔之象,注解中却

说:‘须从威猛刚硬处着手’,那当然说的是阴柔为体、阳刚为用,这倒不难明白。但如何

为‘体’,如何为‘用’,中间实有极大的学问。”

白自在点头道:“不错。温兄,这是我的孙女婿,你瞧他人品还过得去吧?小子,过来

见过温三爷爷。”

石破天走近,向温仁厚跪倒磕头,叫了声:“温三爷爷。”温仁厚道:“好,好!”但

正眼也没向他瞧上一眼,左手学着图中人的姿式,右手突然发掌,呼的一声,直击出去,说道:“左阴右阳,多半是这个道理了。”石破天心道:“这温三爷爷的掌力好生了得。”

白自在诵读壁上所刻注解:“庄子说剑篇云:‘太子曰:吾主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鬓,

垂冠,缦胡之缨,短后之衣。’司马注云:‘缦胡之缨,谓粗缨无文理也。’温兄,‘缦

胡’二字应当连在一起解释,‘缦胡’就是粗糙简陋,‘缦胡缨’是说他头上所带之缨并不

精致,并非说他带了胡人之缨。这个‘胡’字,是胡里胡涂之胡,非西域胡人之胡。”

温仁厚摇头道:“不然,你看下一句注解:‘左思魏者赋云:缦胡之缨。注:铣曰,缦

胡,武士缨名。’这是一种武士所戴之缨,可以粗陋,也可精致。前几年我曾向凉州果毅门

的掌门人康昆请教过,他是西域胡人,于胡人之事是无所不知的。他说胡人武士冠上有缨,那形状是这样的……”说着蹲了下来,用手指在地下画图示形。

石破天听他二人议论不休,自己全然不懂,石壁上的注解又一字不识,听了半天,全无

趣味,当下信步来到第二间石室中。一进门便见剑气纵横,有七对人各使长剑,正在较量,

剑刃撞击,铮铮不绝。这些人所使剑法似乎各不相同,但变幻奇巧,显然均极精奥。

只见两人拆了数招,便即罢斗,一个白须老者说道:“老弟,你刚才这一剑设想虽奇,

但你要记得,这一路剑法的总纲,乃是‘吴钩霜雪明’五字。吴钩者,弯刀也,出剑之时,

总须念念不忘‘弯刀’二字,否则不免失了本意。以刀法运剑,那并不难,但当使直剑如弯

刀,直中有曲,曲中有直,方是‘吴钩霜雪明’这五个字的宗旨。”

另一个黑须老者摇头道:“大哥,你却忘了另一个要点。你瞧壁上的注解说:鲍照乐

府:‘锦带佩吴钩’,又李贺诗云:‘男儿何不带吴钩’。这个‘佩’字,这个‘带’字,

才是诗中最要紧的关键所在。吴钩虽是弯刀,却是佩带在身,并非拿出来使用。那是说剑法之中当隐含吴钩之势,圆转如意,却不是真的弯曲。”那白须老者道:“然而不然。‘吴钩

霜雪明’,精光闪亮,就非入鞘之吴钩,利器佩带在身而不入鞘,焉有是理?”

石破天不再听二人争执,走到另外二人身边,只见那二人斗得极快,一个剑招凌厉,着

着进攻,另一个却是以长剑不住划着圆圈,将对方剑招尽数挡开。骤然间铮的一声响,双剑

齐断,两人同时向后跃开。

那身材魁梧的黑脸汉子道:“这壁上的注解说道:白居易诗云:‘勿轻直折剑,犹胜曲

全钩’。可见我这直折之剑,方合石壁注文原意。”

另一个是个老道,石破天认得他便是上清观的掌门人天虚道人,是石庄主夫妇的师兄。

石破天心下凛凛,生怕他见了自己便会生气,那知他竟似没见到自己,手中拿着半截断剑,

只是摇头,说道:“‘吴钩霜雪明’是主,‘犹胜曲全钩’是宾。喧宾夺主,必非正道。”

石破天听他二人又宾又主的争了半天,自己一点不懂,举目又去瞧西首一男一女比剑。

这男女两人出招十分缓慢,每出一招,总是比来比去,有时男的侧头凝转半晌,有时女

的将一招剑招使了八九遍犹自不休,显然二人不是夫妇,便是兄妹,又或是同门,相互情谊极深,正在齐心合力的钻研,绝无半句争执。

石破天心想:“跟这二人学学,多半可以学到些精妙剑法。”慢慢的走将过去。

只见那男子凝神运气,挺剑斜刺,刺到半途,便即收回,摇了摇头,神情甚是沮丧,叹

了口气,道:“总是不对。”

那女子安慰他道:“远哥,比之五个月前,这一招可大有进境了。咱们再想想这一条注

解:‘吴钩者,吴王阖庐之宝刀也。’为什么吴王阖庐的宝刀,与别人的宝刀就有不同?”

那男子收起长剑,诵读壁上注解道:“‘吴越春秋云:阖庐既宝莫邪,复命于国中作金钩,

令曰:能为善吴钩者,赏之百金。吴作钩者甚众。而有人贪王之重赏也,杀其二子,以血衅金,遂成二钩,献于阖庐。’傅妹,这故事甚是残忍,为了吴王百金之赏,竟然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那女子道:“我猜想这‘残忍’二字,多半是这一招的要诀,须当下手不留

余地,纵然是亲生儿子,也要杀了。否则壁上的注释文字,何以特地注明这一节。”

石破天见这女子不过四十来岁年纪,容貌甚是清秀,但说到杀害亲子之时,竟是全无凄

恻之心,不愿再听下去。举向石壁瞧去,只见壁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但见千百文字之

中,有些笔划宛然便是一把长剑,共有二三十把。

这此剑形或横或直,或撇或捺,在识字之人眼中,只是一个字中的一笔,但石破天既不

识字,见到的却是一把把长长短短的剑,有的剑尖朝上,有的向下,有的斜起欲飞,有的横

掠欲坠,石破天一把剑一把剑的瞧将下来,瞧到第十二柄剑时,突然间右肩‘巨骨穴’间一

热,有一股热气蠢蠢欲动,再看第十三柄剑时,热气顺着经脉,到了‘五里穴’中,再看第

十四柄剑时,热气跟着到了‘曲池穴’中。热气越来越盛,从丹田中不断涌将上来。

石破天暗自奇怪:“我自从练了本偶身上的经脉图之后,内力大盛,但从不像今日这般

劲急,肚子里好似火烧一般,只怕是那腊八粥的毒性发作了。”

他不由得有些害怕,再看石壁上所绘剑形,内力便自行按着经脉运行,腹中热气缓缓散

之于周身穴道义,当下自第一柄剑从头看起,顺着剑形而观,心内存想,内力流动不息,如川之行。从第一柄剑看到第二十四柄时,内力也自‘迎香穴’而到‘商阳穴’运行了一周。

他暗自寻思:“原来这些剑形与内力的修习有关,只可惜我不识得壁上文字,否则依法修

习,倒可学到一套剑法。是了,白爷爷尚在第一室中,我去请他解给我听。”

于是回到第一室中,只见白自在和温仁厚二人手中各执一柄木剑,拆几招,辩一阵,又

指着石辟上文字,各持己见,互指对方的谬误。

石破天拉拉白自在的衣袖,问道:“爷爷,那些字说些什么?”

白自在解了几句。温仁厚插口道:“错了,错了!白兄,你武功虽高,但我在此间已有

十年,难道这十年功夫者也白费的?总有些你没领会到的心得吧?”白自在道:“武学犹如

佛家的禅宗,十年苦参,说不定还不及一夕顿悟。我以为这一句的意思是这样……”温仁厚

连连摇头,道:“大谬不然。”

石破天听得二人争辩不休,心想:“壁上文字的注解如此难法,刚才龙岛主说,他们邀

请了无数高手、许多极有学问的人来商量,几十年来,仍是弄不明白。我只字不识,何必去跟他们一同伤脑筋?”

在石室中信步来去,只听得东一簇、西一堆的人个个在议论纷纭,各抒己见,要找个人

来闲谈几句也不可得,独自甚是无聊,又去观看石壁上的图形。

他在第二室中观看二十四柄剑形,发觉长剑的方位指向,与休内经脉暗合,这第一图中

却只一个青年书生,并无共他图形。看了片刻,觉得图中人右袖挥出之势甚是飘逸好看,不禁多看了一会,突然间只觉得右肋下‘渊液穴’上一动,一道热线沿着‘足少阳胆经’,向

着‘日月’、‘京门’二穴行去。

他心中一喜,再细看图形,见构成图中人身上衣摺、面容、扇子的线条,一笔笔均有贯

串之意,当下顺着气势一路观将下来,果然自己体内的内息也依照线路运行。寻思:“图画

的笔法与体内的经脉相合,想来这是最粗浅的道理,这里人人皆知。只是那些高深武学我无法领会,左右无事,便如当年照着木偶身上线路练功一般,在这里练些粗浅功夫玩玩,等白爷爷领会了上乘武学,咱们便可一起回去啦。”

当下寻到了图中笔法的源头,依势练了起来。这图形的笔法与世上书画大不相同,笔划

顺逆颇异常法,好在他从来没学过写字,自不知不论写字画图,每一笔都该自上而下、自左而右,虽然勾挑是自下而上,曲撇是自右而左,然而均系斜行而非直笔。这图形中却是自下而上、自右向左的直笔其多,与画画笔意往往截然相反,拗拙非凡。他可丝毫不以为怪,照样习练。换作一个学写过几十天字的蒙童,便决计不会顺着如此的笔路存想了。

图中笔画上下倒顺,共有八十一笔。石破天练了三十余笔后,觉得腹中饥饿,见石室四

角几上摆满面点茶水,便过去吃喝一阵,到外边而所中小解了,回来又依着笔路照练。

石室中灯火明亮,他倦了便倚壁而睡,饿了伸手便取糕饼而食,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已将第一图中的八十一笔内功记得纯熟,去寻白自在时,已然不在室中。

石破天微感惊慌,叫道:“爷爷,爷爷!”奔到第二室中,一眼便见白自在手持木剑,

在和一位童颜鹤发的老道斗剑。两人剑法似乎都甚钝拙,但双剑上发出嗤嗤声响,乃是各以上乘内力注入了剑招之中。只听得呼一声大响,白自在手中木剑脱手飞出,那老道手中的木剑却也断为两截。两人同时退开两步。

那老道微微一笑,说道:“威德先生,你天授神力,老道甘拜下风。然而咱们比的是剑

法,可不是比内力。”白自在道:“愚茶道长,你剑法比我高明,我是佩服的。但这是你武

当派世传的武学,却不是石壁上剑法的本意。”愚茶道人敛起笑容,点了点头,道:“依你

说却是如何?”白自在道:“这一句‘吴钩霜雪明’这个‘明’字,大有道理……”

石破天走到白自在身畔,说道:“爷爷,咱们回去了,好不好?”白自在奇道:“你说

什么?”石破天道:“这里龙岛主说,嗅们什么时候想走,随时可以离去。海滩边有许多船

只,咱们可以走了。”白自在怒道:“胡说八道!为什么这样心急?”

石破天见他发怒,心下有些害怕,道:“婆婆在那边等你呢,她说只等到三月初八。倘

若三月初八还不见你回去,她便要投海自尽。”白自在一怔,道:“三月初八?咱们是腊月

初八到的,还只过了两三天,日子挺长着呢,又怕什么?慢慢再回去好了。”

石破天挂念着阿绣,回想到那日她站在海滩之上送别,神色忧愁,情切关心,恨不得插

翅便飞了回去,但见白自在全心全意沉浸在这石壁的武学之中,实无丝毫去意,总不能舍他自回,当下不敢再说,信步走到第三座石室之中。

一踏进石室,便觉风声劲急,却是三个劲装老者展开轻功,正在迅速异常的奔行。这三

人奔得快极,只带得满室生风。三人脚下追逐奔跑,口中却在不停说话,而语气甚是平静,足见内功修为都是甚高,竟不因疾驰而令呼吸急促。

只听第一个老者道:“这一首‘侠客行’乃大诗人李白所作。但李白是诗仙,却不是剑

仙,何以短短一首二十四句的诗中,却含有武学至理?”第二人道:“创制这套武功的才是

一位震古烁今、不可企及的武学大宗师。他老人家只是借用了李白这首诗,来抒写他的神奇武功。咱们不可太钻牛角尖,拘泥于李白这首‘侠客行’的诗意。”第三人道:“纪兄之言

虽极有理,但这名‘银鞍照白马’,若是离开了李白的诗意,便不可索解。”第一个老者

道:“是啊。不但如此,我以为还得和第四室中那句‘飒沓如流星’连在一起,方为正解。

解释诗文固不可断章取义,咱们研讨武学,也不能断章取义才是。”

石破天暗自奇怪,他三人商讨武功,为何不坐下来慢慢谈论,却如此足不停步的你追我

赶?但片刻之间便即明白了。只听那第二个老者道:“你既自负于这两句诗所悟比我为多,

为何用到轻功之上,却也不过尔尔,始终追我不上?”第一个老者笑道:“难道你又追得我

上了?”只见三人越奔越急,衣襟带风,连成了一个圆圈,但三人相互间距离始终不变,显

是三人功力相若,谁也不能稍有超越。

石破天看了一会,转头去看壁上所刻图形,见画的是一匹骏马,昂首奔行,脚下云气弥

漫,便如是在天空飞行一般。他照着先前法子,依着那马的去势存想,内息却毫无动静,心想:“这幅图中的功夫,和第一二室中的又自不同。”

再细看马足下的云气,只见一团团云雾似乎在不断向前推涌,直如意欲破壁飞出,他看

得片刻,内息翻涌,不由自主的拔足便奔。他绕了一个圈子,向石壁上的云气瞧了一眼,内息推动,又绕了一个圈,只是他没学过轻功,足步踉跄,姿式歪歪斜斜的十分拙劣,奔行又远不如那三个老者迅速。三个老者每绕七八个圈子,他才绕了一个圈子。

耳边厢隐隐听得三个老者出言讥嘲:“那里来的少年,竟也来学咱们一般奔跑?哈哈,

这算什么样子?”“这般的轻功,居然也想来钻研石壁上的武功?嘿嘿!”“人家醉八仙的

醉步,那也是自有规范的高明武功,这个小兄弟的醉九仙,可太也滑稽了。”

石破天面红过耳,停下步来,但向石壁看了一会,不由自主的又奔跑起来。转了八九个

圈子之后,全神贯注的记忆壁上云气,那三个老者的讥笑已一句也听不进耳中了。

也不知奔了多少圈子,待得将一团团云气的形状记在心里,停下步来,那三个老者已不

知去向,身边却另有四人,手持兵刃,模仿壁上飞马的姿式,正在互相击刺。

这四人出剑狠辣,口中都是念念有词,诵读石壁上的口诀注解。一人道:“银光灿烂,

鞍自平稳。”另一人道:“‘照’者居高而临下,‘白’则皎洁而渊深。”又一人道:“天

马行空,瞬息万里。”第四人道:“李商隐文:‘手为天马,心为国图。’韵府:‘道家以

手为天马’,原来天马是手,并非真的是马。”

石破天心想:“这些口诀甚是深奥,我是弄不明白的。他们在这里练剑,少则十年,多

则三十年。我怎能等这么久?反正没时候多待,随便瞧瞧,也就是了。”

当下走到第四室中,壁上绘的是‘飒沓如流星’那一句的图谱,他自去参悟修习。

“侠客行”一诗共二十四句,即有二十四间石室图解。他游行诸室,不识壁上文字,只

从图画中去修习内功武术。那第五句‘十步杀一人’,第十句‘脱剑膝前横’,第十七句

‘救赵挥金锤’,每一句都是一套剑法。第六句‘千里不留行’,第七句‘事了拂衣去’,

第八句‘深藏身与名’,每一句都是一套轻身功夫;第九句‘闲过信陵饮’,第十四句‘五

岳倒为轻’,第十六句‘纵死侠骨香’,则各是一套拳掌之法。第十三句‘三杯吐言诺’,

第十八句‘意气素霓生’,第二十句‘烜赫大梁城’,则是吐纳呼吸的内功。

他有时学得极快,一天内学了两三套,有时却连续十七八天都未学全一套。一经潜心武

学,浑忘了时光流转,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终于修毕了二十三间石室中壁上的图谱。

他每学完一幅图谱,心神宁静下来,便去催促白自在回去。但白自在对石壁上武学所知

渐多,越来越是沉迷,一见石破天过来催请,便即破口大骂,说他扰乱心神,耽误了钻研功夫,到后来更是挥拳便打,不许他近身说话。

石破天惕然心惊:“龙木二岛主邀请武林高人前来参研武学,本是任由他们自归,但三

十年来竟没一人离岛,足见这石壁上的武学迷人极深。幸好我武功既低,又不识字,决不会

像他们那样留恋不去。”因此范一飞他们一番好意,要将石壁上的文字解给他听,他却只听

得几句便即走开,再也不敢回头,把听到的说话赶快忘记,想也不敢去想。

屈指计算,到侠客岛后已逾两个半月,再过得数天,非动身回去不可,心想二十四座石

室我已看过了二十三座,再到最后一座去看上一两日,图形若是太难,便来不及学了,要是爷爷一定不肯走,自己只有先回去,将岛上情形告知史婆婆等众人,免得他们放心不下。好在任由爷爷留岛钻研武功,那也是绝无凶险之事。当下走到第二十四室之中。

走进室门,只见龙岛主和木岛主盘膝坐在锦垫之上,百对石壁,凝神苦思。

石破天对这二人心存敬畏,不敢走近,远远站着,举目向石壁瞧去,一看之下,微感失

望,原来二十三座石室壁上均有图形,这最后一室却仅刻文字,并无图画。

他想:“这里没有图画,没什么好看,我去跟爷爷说,我今天便回去了。”想到数日后

便可和阿绣、石清、闵柔等人见面,心中说不出的欢喜,当即跪倒,向两位岛主拜了几拜,说道:“多承二位岛主款待,又让我见识石壁上的武功,十分感谢。小人今日告辞。”

龙木二岛主浑不量睬,只是凝望着石壁出神,于他的说话跪拜似乎全然不闻不见。石破

天知道修习高深武功之时,人人如此全神贯注,倒也不以为忤。顺着二人目光又向石壁瞧了一眼,突然之间,只觉壁上那些文字一个个似在盘旋飞舞,不由得感到一阵晕眩。

他定了定神,再看这些字迹时,脑中又是一阵晕眩。他转开目光,心想:“这些字怎地

如此古怪,看上一眼,便会头晕?”好奇心起,注目又看,只见字迹的一笔一划似乎都变成

了一条条蝌蚪,在壁上蠕蠕欲动,但若凝目只看一笔,这蝌蚪却又不动了。

他幼时独居荒山,每逢春日,常在山溪中捉了许多蝌蚪,养在峰上积水而成的小池中,

看它们生脚步脱尾,变成青蛙,跳出池塘,阁阁之声吵得满山皆响,解除了不少寂寞。此时便如重逢儿时的游伴,欣喜之下,细看一条条蝌蚪的情状。只见无数蝌蚪或上窜、或下跃,姿态各不相同,甚是有趣。

他看了良久,陡觉背心‘至阳穴’上内息一跳,心想:“原来这些蝌蚪看似乱钻乱游,

其实还是和内息有关。”看另一条蝌蚪时,背心‘悬枢穴’上又是一跳,然而从‘至阳穴’

至‘悬枢穴’的一条内息却串连不起来;转目去看第三条蝌蚪,内息却全无动静。

忽听得身旁一个冷冷清的声音说道:“石帮主注目‘太玄经’,原来是位精通蝌蚪文的

大方家。”石破天转过头来,见木岛主一双照耀如电的目光正瞧着自己,不由得脸上一热,

忙道:“小人一个字也不识,只是瞧着这些小蝌蚪十分好玩,便多看了一会。”

木岛主点头道:“这就是了。这部‘太玄经’以古蝌蚪文写成,我本来正自奇怪,石帮

主年纪轻轻,居然有此奇才,识得这种古奥文字。”石破天讪讪的道:“那我不看了,不敢

打扰两位岛主。”木岛主道:“你不用去,尽管在这里看便是,也打扰不了咱们。”说着闭

上了双目。

石破天待要走开,却想如此便即离去,只怕木岛主要不高兴,再瞧上片刻,然后出去便

了。转头再看壁上的蝌蚪时,小腹上的‘中注穴’突然剧烈一跳,不禁全身为之震动,寻

思:“这些小蝌蚪当真奇怪,还没变成青蛙,就能这么大跳而特跳。”不由得童心大盛,一

条条蝌蚪的瞧去,遇到身上穴道猛烈跃动,觉得甚是好玩。

壁上所绘小蝌蚪成千成万,有时碰巧,两处穴道的内息连在一起,便觉全身舒畅。他看

得兴发,早忘了木岛主的言语,自行找寻合适的蝌蚪,将各处穴道中的内息串连起来。

但壁上蝌蚪不计其数,要将全身数百处穴道串成一条内息,那是谈何容易?石室之中不

见天日,惟有灯火,自是不知日夜,只是腹饥便去吃面,吃了八九餐后,串连的穴道渐多。

但这些小蝌蚪似乎一条条的都移到了体内经脉穴道之中,又像变成了一只只小青蛙,在

他四肢百骸间到处跳跃。他又觉有趣,又是害怕,只有将几处穴道连了起来,其中内息的动荡跳跃才稍为平息,然而一穴方平,一穴又动,他犹似着迷中魔一般,只是凝视石壁上的文字,直到倦累不堪,这才倚墙而睡,醒转之后,目光又被壁上千千万万小蝌蚪吸了过去。

如此痴痴迷迷的饥了便吃,倦了便睡,余下来的时光只是瞧着那些小蝌蚪,有时见到龙

木二岛主投向自己的目光甚是奇异,心中羞愧之念也是一转即过,随即不复留意。

也不知是那一天上,突然之间,猛觉内息汹涌澎湃,顷刻间冲破了七八个窒滞之处,竟

如一条大川般急速流动起来,自丹田而至头顶,自头顶又至丹田,越流越快。他惊惶失措,一时之间没了主意,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四肢百骸之中都是无可发泄的力气,顺手便将‘五岳倒为轻’这套掌法使将出来。

掌法使完,精力愈盛,右手虚执空剑,便使‘十步杀一人’的剑法,手中虽然无剑,剑

招却源源而出。

‘十步杀一人’的剑法尚未使完,全身肌肤如欲胀裂,内息不由自主的依着‘赵客缦胡

缨’那套经脉运行图谱转动,同时手舞足蹈,似是大欢喜,又似大苦恼。‘赵客缦胡缨’既

毕,接下去便是‘吴钩霜雪明’,他更不思索,石壁上的图谱一幅幅在脑海中自然涌出,自

‘银鞍照白马’直到第二十三句‘谁能书阁下’,一气呵成的使了出来,其时剑法、掌法、

内功、轻功,尽皆合而为一,早已分不出是掌是剑。

待得‘谁能书阁下’这套功夫演完,只觉气息逆转,便自第二十二句‘不惭世上英’倒

使上去,直练至第一句‘赵客缦胡缨’。他情不自禁的纵声长啸,霎时之间,谢烟客所传的

炎炎功,自木偶体上所学的内功,从雪山派群弟子练剑时所见到的雪山剑法,丁当所授的擒拿法,石清夫妇所授的上清观剑法,丁不四所授的诸般拳法掌法,史婆婆所授的金乌刀法,都纷至沓来,涌向心头。他随手挥舞,已是不按次序,但觉不论是‘将炙啖朱亥’也好,是‘脱剑膝前横’也好,皆能随心所欲,既不必存想内息,亦不须记忆招数,石壁上的千百种

招式,自然而然的从心中传向手足。

他越演越是心欢,忍不住哈哈大笑,叫道:“妙极!”

忽听得两人齐声喝彩:“果然妙极!”

小时候在摩天崖,谢烟客教他阴阳颠倒功,在这时内功已经有很好的基础了,被贝海石带到了长乐帮,在展飞的行刺下无意中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后来打碎泥人又练了木偶经经图,他的内力已经少有对手了,只是不会运用,接下来通过叮叮当当学了些不三不四的绝学(三脚猫功夫),由于种种原因来到紫烟岛,成为金乌派的开山大弟子,学会了金乌刀法,这是的他已经和白万剑差不多了,一天晚上在烤兔子,引来了张三李四(赏善罚恶使者)喝了他们的毒酒功力倍增,也运用自如了,这时的他的功力在中原已经是第一了,最后来到侠客岛,喝了6碗有助于练功的腊八粥(内功再高的人也只能喝3碗),后来在他不识字的巧合下,无意中破解了几十年的无人能解的侠客行和太玄经练就了惊天动地的贝海石,炼成达摩易经图的贝海石轻松的打败了谢烟客,后来又被狗杂种轻松打败

关于作者: 旅游攻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